大都督创业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快捷导航
大都督创业网 首页 创业访谈 查看内容

男士创业先锋JR914:戈壁创投合伙人徐晨

2016-6-25 11:44| 发布者: 大都督网| 查看: 2887| 评论: 0|原作者: AG|来自: 硅谷中国跨境天使平台

摘要: 徐晨先生做客AG(硅谷中国跨境天使平台),就当下投资环境、创投趋势和创新发展问题分享了他的看法,本文为整理记录。
NO.CYXF1-914;参考时间2015年9月;原作者:AG

戈壁创投合伙人徐晨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徐晨先生做客AG(硅谷中国跨境天使平台),就当下投资环境、创投趋势和创新发展问题分享了他的看法,以下为整理记录。

AG:今年金融市场动荡、国内外投资环境如何?外资和内资投资态度发生变化了吗?

徐晨:今年上半年,投资价格和投资量都是不断上升的过程。去年全年投出的项目,大概是08年及09年之后投资项目最多的一年,很多机构去年都投了100多个项目。今年上半年基本上保持了这个趋势,当然整个风向也发生了一些改变。

内资这块可能受到更多的青睐,越来越多的创业机构和创业者开始寻求人民币投资,这和所谓的新三板开启有一部分原因;很多创业者觉得国内市场可能是更好的推出的机会,这和暴风非常高的上市价格也有一定的关系。

上半年走势还是趋于走高,特别是在去年热门的一些行业,像O2O和企业服务等行业整个上半年的价格非常高。最近主要的转折发生在6月和7月,整个市场相对来说进入一个比较起伏的阶段,以走低为主。

这种情况下有两个大的冲击,一个是出资方,投资者LP这一块,很多基金因为资金较多沉淀在股市,出资可能出现了一些问题,不是说完全不能出资,但整个出资的量和能够投在新股权的量肯定是在下降的。

机构自身可能也意识到整个市场的变化,市场上的一些高要价可能短期内没有太多的基础来支撑,大家变相的对项目考察时间和价格敏感度也在相应提高。当然,最早肯定是从中后期开始的,慢慢在向前期不停挤压。8月份早期项目开始受到一些影响,到B轮这一块已经开始产生比较明显的影响,融资价格和整个完成交易的数量都在下降。

市场很难一直保持高速的增长,适当的调整也是很正常的,把一些所谓的市场过热的影响挪去,把预期稍微调整一下,可能对于更多的企业来说反而是好事。一个行业里面排名靠后的企业拿到钱,对于整个创业环境其实是恶性的环境;更多人进入竞争本身来说,对于获取用户的成本,投入市场的成本,包括所谓恶意的竞争都会加高。现在投资者把钱放到相对来说更少的企业,大家的挑选性会更强,市场环境可能会更好一点。

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,整个大的市场短期内不会太快回来,最近有些回调。这两个月多数预期认为大的趋势可能就是这个样子,至于年底的情况要根据市场情况再来判断。现在整个大的资本市场的情况和几年前不太一样了,周期明显缩短,整个调整过程中下降和上升的速度都比较快,包括行业的调整也比较快。

很多人说这两个月虽然整体项目的数量和融资额都在下降,但在某些领域趋势其实还看不太出来,比如机器人、人工智能、医疗健康等方面。项目基本上还是很贵,想要投的人也很多。可能和多元化有关,不同行业本身的周期不太一样,在某些领域可能市场还会继续热下去,当然这是小规模的,整个大的市场可能相对会更加趋向于平稳。

最近市场价格在调整,如果基金到位,是一个好的投资机会。只要企业基本面不错,现在投钱到企业里面,可能正好能帮助到它。反过来看,投资门槛在拔高,投资进度相应做一些调整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AG:人口结构变化,80和90后迅速成为市场主力。2020到来之前,您认为能制定行业标准的创业公司将在哪些领域出现?

徐晨:从短期来看,中国这段时间很多项目都是人口红利项目,不管是O2O也好,还是之前的电商等。在这种环境下,拥有大的用户数据入口的公司其实还是有比较大的优势;不过我们也看到这种情况在不断的调整,百度其实在整个搜索和互联网广告这一块占有很高的比例,但最近大家也看到,不论是股价也好,还是市场对它的预期也好都在进行调整。

可以从两个层面来看, 流量入口其实还会产生相应的价值;但反过来看,因为流量入口的多元化和不同维度的服务,在用户细分和专业性上,单纯引流的公司其实也将面临很大的挑战,比如健康和农业等行业。淘宝在农业上做了很多尝试,但目前为止没有特别大的突破,差异也还比较大。它抓住了广大C端的用户,但有一些产业结构的调整,更多来自B端和中间流量环节的调整。C端用户其实在整个行业中反向推动的意义不是特别大,不能说C端没有价值,但C端其实起不到一个主导推动的作用。

B端不会因为需求变化而做很大的调整,需求本身没有结构方面的变化。B端重点在于怎么调整效率,以及如何提高自己的竞争力和生存能力。这些行业里面大的机会入口在一些垂直行业,包括B2B里面的找钢网,类似这种典型的B2B模式。 在这些所谓的互联网加传统的行业里面,原来C 端入口的公司,他们的优势不像互联网O2O业务那么明显。在广义的C端市场里面,大公司具有相对的话语权,他们也在不断的扩大布局。不管是阿里也好,腾讯也好,在O2O其实已经投了非常多的公司,包括京东也在进一步在行业里进行布局。

我们认为在不同维度的市场,其实有新的公司在创造所谓的行业规模,可能会在未来五年左右,会变成一个新的多元化的结构,就像这些大公司出来之前的情况, 回到我们最早的门户掌管市场的情况。新的模式会出来教育和改变市场,新的格局之下到底谁能跑出来呢?这个可能还要看到时候具体的竞争情况,大家手上都有各自的优势嘛。

大公司的问题在于C端红利的确很高,但C端红利其实也在慢慢被稀释。聚美优品这种典型的化妆品电商,包括很多其他电商公司,大家也都开始关注他们如何去拓展自己的资源,包括京东其实也有同样的问题。其实所有2C端的商务模式,对于下一步到底能够做什么,其实还是存在较大的可塑性。腾讯这种主打关系的企业,的确能产生很多的节点和利益点,我们可以看到,微信在新的业务层面的突破上,其实主要还是通过广告和支付这种相对比较传统的、典型的已经被互联网跑通过的成功的2C模式上产生收益。

未来几年的市场规则很有可能被改变,各个维度都会发生变化。这个时间点很难预测谁能真正统治市场,未来两三年多元化肯定是一个主流趋势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AG:现在有一些投资人认为投资高门槛的领域有安全性,不容易复制;但也有一些投资人认为太复杂的项目看不懂,还是要投简单的能够看懂的项目,对此您如何看?

徐晨:这和投资人自身的背景以及基金特点有关系。投资高门槛的项目,与基金自身对技术以及行业本身的理解能力有关系,相对来说更适合美元基金。美国硅谷典型的做法也是通过投一些业务模式自身有壁垒的领域,行业的垄断可能是企业长期竞争的主要优势,美元基金在单比投资规模上确实大于人民币基金。人民币基金其实很少有早期投资超过十亿人民币的,而3至5亿规模的早期美元基金满大街都是,所以从本身资金量和项目的喜好来说,美元基金更偏向高门槛领域。

现在很多天使投资人喜欢业务模式简单的、容易看懂的项目,希望可以很快通过一些小规模的资金投入跑出一些量,让后面的投资人继续增加支持。这种情况的基金本身适合天使投资人,他们看清了多层次的资本市场结构,也明白迭代和跟进投资这种类型的公司,比较能够在中国这种高竞争的市场上长期做下去,也就是很多投资人喜欢这种模式的原因。有些机构本身没有太多专业知识的支撑,更多凭个人对人的判断和企业的判断,业务模式简单可能是更好的投资策略。

太复杂的业务模式最后也还是要看人,业务模式本身简单与复杂与否,其实相关性并不是很大。相对来说,越复杂的事情投入的资金可能越多,这种情况对资金有限的天使投资人来说可能不是很适合。如今大部分天使投资人都是互联网领域高管出身,对中国人典型的互联网思维比较了解,熟悉迭代、快速掉头和马上改变方向的意义,这也是很多中国互联网公司支撑着活下来的主要原因,这些投资人可以投资自己更熟悉的领域。

这两者都可以跑出好的公司,只是投资偏好的不同而已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AG:你传统企业有大量有闲置资金的人,基于一些原因他们很难在原有领域进行创新,这部分人可能会转化成一部分新生的投资力量,您如何看待这些新生投资力量?

徐晨:真正有判断能力的人,通过一定的学习,结合他自身对某个行业的深刻理解,从而能形成一定的投资逻辑,这种人会慢慢成为一个独立的天使投资人。

现在出现的一些投资人联合平台,最终都会慢慢被其他平台取代掉。金融产品投资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,要么自己买股票,要么买基金,不会每天反复听别人说应该如何买?需要具备独立决策的能力。最简单的方式就是推荐投资组合,要么就是参与众筹,作为众筹的跟投人,机构带你投资,就像买基金一样;或者成为一个机构的投资人,做被动市场的投资,不关心对方买什么,就像投资理财产品一样。我们认为将来资金的走向,要么就流向金融市场,要么会流向创业投资领域,成就一拨新的主流投资人。

但是能够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天使投资人肯定少之又少。第一,他的精力要能顾得过来,同时他想做这个事;第二,其实还是需要一定的专业的技能,这和运营一家公司其实还是有较大的差别,需要从完全不同的角度看待市场。不是说能做不能做这个事,而是这个事本身的市场和这个人能不能做这个事。很多投资企业觉得,创业这个事我自己就能做,这其实是一个误区。他们自己做这件事和创业者做这件事的能力是不匹配的。

中国市场其实也证明了这一点。中国最早一批的天使投资人在05至08年期间曾大量涌现,很多人投资的项目基本上亏光了,市场其实在教育很多人。现在好多互联网高管都参与到投资这一块,这批人可能比原来那拨人更专业一点,但真正能在市场上长期存活下来的其实也是少数。

对于平台来说,最重要的点是不要被现有的需求牵绊,更多时候需要对业务和模式拥有先见性,需要自己做一些判断和领导一些方向。最好的时候是还没有到最高点的时候就能进行预期,这个能力其实是非常重要的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附:AG创始人詹朋朋在访谈现场也说道,从需求上来看,中国的资本有全球化配置的需求,而且比较迫切;大家想要配置资产到海外,却没有一个很好的渠道,我们当时也是发现了这个趋势,所以创建了跨境天使平台,在成立之初就意识到我们做的是明天的事情。因为做跨境天使投资这件事,本身不会在短期内放量,一年两年之后可能才会有量的明显上升。平台刚做的风生水起时,徐小平和青年天使会就已经开始往硅谷跑了。中国的资本通常流向煤矿、股票、房地产等领域,但其实也有一部分资金有跨境的需求。从大的方向来说,外资不论是VC还是PE,他们在中国已经投资了很多年了,而中国民间资本走出去,不管是天使还是VC,其实才刚刚起步,我们也希望能尽己所能,尽力为民间资本走出去尽一份绵薄之力。

新闻资讯|大人物|创业网|大都督创业网 ( 鄂ICP备11007232号 )

GMT+8, 2017-4-24 19:21 , Processed in 0.059870 second(s), 1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