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都督创业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快捷导航
大都督创业网 首页 创业访谈 查看内容

男士创业先锋JR912: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

2016-6-25 11:06| 发布者: 大都督网| 查看: 2588| 评论: 0|原作者: 金慧瑜|来自: 第一财经日报

摘要: 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近期在接受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专访时表示,这一波的冷却,本质上是资本对移动互联网驱动增长的预期降低了,寒冬将消灭“纸”独角兽“。
NO.CYXF1-912;参考时间2015年11月;原作者:金慧瑜

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如果我们探寻一下此前创投市场“野蛮生长”的原动力,在受到二级市场的冲击波以外,我们正在经历的“资本寒冬”或许根本是缘于资本嗅觉的转变。

回顾过去几波资本热潮的动力来源,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近期在接受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金慧瑜专访时表示,这一波的冷却,本质上是资本对移动互联网驱动增长的预期降低了。

他期待,在经历过这个冬天的沉淀后,新一轮的巨头崭露头角,释放新一波价值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红利退去

“大家往往把二级市场的效应放大,使得一个基本原因被掩盖过去了。”符绩勋认为,追根究底,市场的冷却是因为移动互联网的渗透率已经到了一个新阶段:虽然还在增长,但增速已经放慢。

在提供无限想象空间的同时,不同于PC互联网时代的“眼球是一切”,移动互联网时代的“GMV(商品交易总额)、流量是一切”催生了一种不理性的热恋和不必要的浪费。

“红利一过,获客成本就大大提高,投入和产出不成比例,大家意识到这种问题,冬天就来了。”符绩勋说,从一些互联网企业最近的财报中可以看到,移动消费已经占到其总收入的五六成。

“增速肯定在放缓,其实到达六七亿用户后,渗透率已经到了一个顶峰,大家对增速的预期改变了。”符绩勋说,过往那种狂轰滥炸、效率不高的烧钱状态已经不再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第二波浪潮

资本市场“繁荣”时,水涨船高,钱都用在买GMV、买用户、买交易,真实效果难有定论。而经过这一轮洗礼,好公司会冒出来,估值也会下来。符绩勋说,他会在这个阶段加码能脱颖而出的亮点项目。

他提到有三个领域的机会。

一是移动互联网尚未触及的领域和区域。“一些行业已经相对成熟,例如出行、打车、外卖,机会可能没有那么多;一二线城市现在都有扫码一条街,移动互联网的渗透率很高,但还有很多三到六线城市,虽然智能机下去了、移动互联网接到了,但是使用频度、服务和产品还是有限,所以农乡级市场还有很多可为、改造的地方。”

二是垂直行业,例如农业、医疗健康。这些行业比较复杂,还有不同的利益群体,改造的时间会需要更长。符绩勋认为,诸如挂号网等已经沉到行业中去,但行业的机会仍然巨大。

三是新一代消费群体的崛起和消费升级。“现在的90后可能更愿意还没毕业就借钱买手机,更愿意体验消费,对健康、旅游的诉求和70后、80后可能都不一样,我们还有大量的机会。”符绩勋说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金慧瑜:中国整体的实体经济仍然处在下行放缓过程中,您对于宏观环境怎样判断?对于创投来说有怎样的影响?

符绩勋:我们对于经济增速要有一个新的认识,不管“保8”还是“保7”,按照现在占到美国百分之六七十的经济体量,未来十年中国的发展,即使是4%、5%的增速也很厉害。中国要走入一个新的时代,不论是后工业时代还是消费时代,过去三十年靠投资和出口这两驾马车拉动确实已经乏力了。这个新的时代,不是速度有多快,而是质量有多高,应该是创新和效率在驱动。

从VC角度来说,如果中国未来10年是4%~6%的增速,而且是效率和创新在驱动的话,其实质量很高,而且VC在当中扮演的角色更大,我们是在催生创新的动力。成熟的经济体,例如美国的发展动力就是效率、创新,中国可能也差不多进入到这一时期,很多主要城市像上海、北京,甚至一些二线城市也已经表露出来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金慧瑜:创业者反映融资变困难了,有机构反映基金也不好拿钱了。您了解到的行业的真实情况是怎么样的?

符绩勋:真实的情况肯定是比较差。但是创业者都要认识到,你钱多的时候,竞争对手钱也多,大家对钱的使用效率不一定是最高的,而且估值上去、不断贴钱去补竞争,对投资人来说,资本回报也不一定是最好的。今天虽然钱来得不易,对于很多创业者来说时间拉长、估值下来了,但是只要你能拿到钱,花钱效率就高很多,避免很多无谓竞争带来的消耗和浪费。

这波寒冬肯定会诞生一批巨头,很多领域都会有。哪个大公司没经过冬天,没经历过的就不可能成为大公司,只有在严寒的考验下,好的这些创业者才能脱颖而出,这是市场对你的考验。基金也是一样,好的基金仍然会拿到钱,差一点的就会被淘汰,这是新陈代谢、市场规律,不管对基金管理人还是对创业者都不是一件坏事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金慧瑜:GGV的投资节奏是否放慢?在判断项目的时候,投资逻辑会不会根据形势的变化而调整?例如更加侧重商业模式、盈利性?

符绩勋:我们这两年投资比较多,但今年整体比去年稍慢一些,因为今年年初的前六个月,整体市场估值很高,当时感觉就不太对,所以整体上没有去年投得多。

其实盈利这个东西很容易被扭曲,我更在乎你能够沉淀的价值。

举个例子,像我们投了滴滴快的,它其实是一个平台,当能够发展快速整合市场、形成巨头后,就会形成网络效应。这是一个供需两方的效应:司机要载人、提高利用率、降低空驶率、客单越多越好,乘客要打车的时候就有,体验就好,就有自然的网络效应,这样的话,后来者要去颠覆是很难的,这个是网络效应带来的一个门槛。

我们再看专车和出租车的对比,专车和出租车不同的地方在于,出租车对平台依赖度没那么高,但是专车依赖度就会高很多。

但说到外卖,我就觉得它可能会碰到一个挑战,虽然也是一个平台,可以形成网络效应,但是依赖度是相对低的——餐饮店可能20%的生意是外卖,80%是堂吃。依赖度也形成了话语权和定价权,所以在竞争的时候,往往不能形成护城河和门槛。

我们在判断投资价值的时候,不是说你要挣多少钱,但我必须能去理解你如何沉淀价值,沉淀完之后是否有护城河,而不是被人家一冲、狂轰滥炸就炸掉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金慧瑜:创投行业过去一段时间火热,也存在一些过剩和跟风。您会给其他投资人哪些建议?

符绩勋:我不太信机关枪的打法,而更多是瞄准、狙击手的打法。选一个赛道后,有很多赛手,你得先要知道这个赛道会是什么样的、有什么坑,如果你不知道这些,就会选错人。

以前是钱为王,今天不是,今天的中国到处都是钱。以前创业的人很多是海归,但中国现在人才比比皆是,你怎么选人和以往不一样。

以前可能是放得很开,只要看个大概,什么都投。但挣PE差的时代已经过去,这个时候你判断的精准度取决于你对行业理解的专业度,你能够提供的价值也取决于此。

我喜欢这个工作,是因为你必须不断往前跑、不断学习。以前我投资的创业者都是60后、70后,现在我看的很多是80后、90后,你的学习对象发生了变化,他们是新兴的消费群,我的认知和他们的认知不同。如果我要投资一个未来,我就要去认识他们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金慧瑜:在过去的几年里,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,独角兽公司出现的频率越来越大,培育一个独角兽公司的时间也越来越短,您如何评价这种现象?在挤创业泡沫的过程中,这个现象是否会发生变化?

符绩勋:水涨船高,真假独角兽都隐藏在里面。可能时间才能认定真正的独角兽,但我个人认为现在上百家独角兽中,一大部分都是“paperunicorn”(纸做的独角兽),遇到寒冬,很容易被吹走和烧掉,可能一两年就能看出来。

寒冬里,资金使用的效率更加重要。以前你能烧钱就不怕,总是会有人给你钱去烧,现在不会,大家看的是你整体的发展效率、可预期的收入,至少你要能画一条曲线说明经济模型是否成立。既然你是独角兽,就要让人看到真正的盈利模式,证明你的商业逻辑是成立的。之前可以假设,但现在是冬天,大家不愿意让你去假设,你必须去证实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金慧瑜:美国当前的创投环境如何?

符绩勋:现在和中国差不多,可能中国的起落更加明显。前段时间,中国的独角兽和创业公司,其实价值和性价比远远高于美国,但在这半年内中国市场调整更快,美国调整稍微慢些,也在下来,但没那么明显。现在看到的三季报还有多只独角兽融到钱,但其实很多是二季度下的决定,在三季度打到钱。真正三季度的数据还不是那么明显,一级市场往往滞后三个月到半年。

新闻资讯|大人物|创业网|大都督创业网 ( 鄂ICP备11007232号 )

GMT+8, 2017-4-24 19:12 , Processed in 0.052461 second(s), 1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