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都督创业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快捷导航
大都督创业网 首页 创业访谈 查看内容

男士创业先锋JR906:真格基金合伙人王强

2016-6-25 10:02| 发布者: 大都督网| 查看: 2324| 评论: 0|原作者: 王强|来自: 真格基金

摘要: 真格基金合伙人王强,在演讲中围绕科学、艺术和哲学三个维度,向大家阐释了其对真格基金发展历程的思考。王强演讲旁征博引,不仅引用了大量经典,还展示出了一个投资人关于创业投资的想法。伟大的创业者必先是这个时 ...
NO.CYXF1-906;参考时间2015年9月;原作者:王强

真格基金合伙人王强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2015年9月27日晚间消息,真格论坛于近日举行,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和王强先后发表了主题演讲,真格基金投资的聚美优品创始人陈欧也对于创业寒冬发表了看法。王强演讲中,围绕科学、艺术和哲学三个维度,向大家阐释了其对真格基金发展历程的思考。王强演讲旁征博引,不仅引用了大量经典,还展示出了一个投资人关于创业投资的想法。

我今年6月份接到的一个神秘邀请,他们请我出演某科幻片的群众演员,说这个演员“很重要”,要坐在两位主演旁边聆听展示未来的场景。听到后,顿时我的文艺细胞发作了,在没谈酬劳的情况下就迅速答应了。后来发现,酬劳是一份盒饭。

大家知道真格投过一些含金量极高的科技公司的时候,人们自然会问一个问题:徐小平来自中央音乐学院;我来自北大。我们俩人的本行都是人文。既无高科技的细胞,也没有互联网的体验。以前做的新东方,虽说有O2O,但主要只认线下,不认线上。现在,我们真格做的却是引领未来的事业,甚至有些和极近的现在毫不相关的事情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我与真格 

今年的10 月,真格基金将经历它成长的四年。当我们为我们自己的投资表现深感自豪的时候,我们发现,我们俩正是凭了与高科技毫不相干的背景,带领着优秀的团队,四年里投到越来越多的不仅改变现在,更多的甚至是改变未来;不仅在改变中国的生活现实,甚至将引领世界某些领域的极有潜力的公司。
我们靠的是运气吗?不是。至少不全是。我们知道,我们就是靠着一个东西,那就是我们的人文背景。人文背景,让我们敢想别人不敢想的东西,敢尝试别人不敢尝试的东西。因为,当我们身上一无所有的时候,整个世界其实就是我们拥有的东西。因为,凭借了人文的基础,所谓“界限”,在我们的思维里,没有这个词汇存在的可能。

科学,从它诞生的那一刹那,就是去发现事实,或者去推翻事实。这是科学全部的使命所在。

艺术干什么呢?艺术要“无中生有”。它用人们想象不到的可能性,不断地创造“事实”。

当解剖学完全清晰地解剖了人的全部容貌的时候,毕加索的横空出世,让人对人的物理属性/生理属性产生了崭新的理解和视角。当年毕加索给他的朋友格特鲁德·斯坦,如果大家看过《午夜巴黎》就知道,一个女同性恋者,她是现代主义文学鼻祖之一,海明威膜拜的创作导师。

毕加索画了一幅她的肖像。当毕加索完成这幅画作,她展示给所有朋友,包括各个行业的优秀的先锋艺术家看的时候,这些艺术家无一例外嘲笑毕加索这幅画,并且问他,说你怎么会去找毕加索,把你画成这个样子,根本不像你。毕加索给出了一个非常经典的回答。大家现在到纽约的MOMA去看,它成了这幅画的说明。毕加索说:她会像这样的(She Will.)。

未来会长成这样。这就是引领未来的艺术创造事实的艺术状态。 哲学是什么呢?哲学是超越科学,或者是超越艺术创造现实之上的,对于现实或者事实背后最后事实或现实的诘问。换句话说,哲学是一种诘问的艺术,是一种诘问的习惯和思考方式。因为真正的发现,真正的颠覆,真正的创造只来自一个东西。这个东西不是“答案”,而是“问题”。因此,我今天想用亚洲获得第一个“雨果奖”的《三体》,涵盖我分享的主题:“科学、 艺术、 哲学”。

为什么把这六个似乎有些陈旧的字眼摆在这里,而我们却要畅想未来呢?

1946年7月巴黎酷暑中,格特鲁德·斯坦躺在弥留之际的病床上,神志不清楚的时候,对伺候她很久的人们问了一句话:“答案是什么?”所有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。她再问:“那问题是什么?” 意思是,如果你们不能告诉我答案是什么,你们能告诉我当时我最初的问题是什么吗?问完这两个问题,她无憾地合上眼睛。能够改变世界的,原来,是“问题”,而不是“答案”。

为什么真格基金今天没有请那些成功的大佬们?

因为我们坚信今天在座的你们才是成功的大佬,虽然,那将会是在不太近的未来。但是,真正历练成明日的大佬,你们必然得经历这样的生命阶段,如下: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首先是“影响的焦虑”阶段

这个概念,我是从文学上引来的。当年耶鲁大学一位著名文学批评家,也是饱读西方大经典的大师级人物,Harold Bloom,写了一本书叫《影响的焦虑》。

他说,所有即将诞生的诗人,他们如果不能完成自己生命中第一次脱胎换骨,他们永远成不了他们心目中想成为的那个诗人。

为什么?因为他们有“大的焦虑”。比如中国人,当你提笔写诗的时候,你想到的全是北岛,海子。你焦虑着怎么也不会超过他们的时候,你的生命不可能存在绽放的可能性。

因此要想成为一个诗人,第一步要做到的,就是让你心目中的那个诗人自己活出来。同样,当你决定创业,成为创业者那一刹那,如果你的心目中只有面前的成功者,只有BAT小米, 他们日以继夜占住了你全部的注意力的时候,你已经可以清零了。你永远不可能超过他们。

你想想,15年前的马云他前面想的是谁?13年前的俞敏洪和我们前面想的是谁?当年,李彦宏住进北大地下室,淌着雨水找合伙人的时候,他前面想的是谁?他们只可能“目中无人”地想到成功者是自己。

毫无疑问,一个独立生命诞生的必然前提是,忘掉前面所有的“古人”,因为后面只有一个来者,那才可能是你。从心智上要迅速丢掉自己被前面影响笼罩的“焦虑”。真格从来不会问这样愚蠢的问题:如果BAT小米做这个该怎么办?如果问出这样的问题,说明还没有挣脱掉阻挡你挺立起来的“影响的焦虑”。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非影响的焦虑

其次,当你生命真正站立起来的时候,你会进入另一个焦虑。我把它称之为“非影响的焦虑”。为什么你对周围,你对现实,你对过去,你对未来,你对身边的团队,你对整个的行业,还没有展现出影响力?为什么让他们觉得你无足轻重?如果你能体验到这一层的时候,这就说明,你不仅成熟了,而且你已经成长了。

漫漫的创业道路会给人生带来两种巨大的财富,这两种财富是使你保持创造力,一直看到你实现梦想的可能性的保证或引路的明灯。 

J.K.罗琳,大家知道,写《哈利·波特》的那位女作者。她父母移民到英国,一辈子受穷,坚决拒绝她继续受穷,希望她千万不要从事赚不来现实利益的东西,就是千万别玩文字,千万别写小说,千万别进入文学。这些东西带不来物质世界最诱人的回报。 

但她是为写作而生的人,连地下室都没的住的时候,她也要抓住纸片写几行字,因为她觉得那是她来到这个世界的全部原因。当《哈利·波特》以几亿套的量在全世界传播开来的时候,她成为了历史上最富有的,可能未来很难有人超越的一个作家。

当2008年,哈佛大学毕业典礼邀请她演讲的时候,这就是她演讲的题目:“失败带来的额外益处与想象力的重要性”。她想告诉哈佛学生,你们是幸运的,“失败”在你们的字典上从来没有存在过,你们将冲着成功,冲着幸运去拥抱你们离开哈佛后的世界。

但是她想告诉大家,真正有价值的生活是由两个重要因素支起来的。这篇篇幅不大的08年毕业典礼演讲,她点了副标题的那两个两个思想。

第一,“失败”能够给人生带来的最大惊喜或者价值,就是你不断体验失败的过程,正是让你不断去泡沫化的过程,不断让你清零的过程,不断让你似乎进入到死胡同彻底无望的过程。这本书今年刚出,大家可以找来看看。

第二,她谈到的跟我现在的主题有关。一个人失败,重复失败,都应该是命运非常正常的四季景色。但是如果一个人,从最初的时候,基因中没有养成对于想象力的想象,那这个生命只会是一个非常平庸的生命。要敢于逆潮流而动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更重要的是问题本身,而不是答案

什么意思呢?大家一谈现时代的状态,就是碎片化的时代。大家都用碎片的速度和碎片化的状态吸收信息的时候,如果你的思维状态也是这样的话,我坦率告诉你,你一定产生不出超越现实碎片化,和真正引领未来,改变未来的东西。因为时代的表面虽然是碎片,可它的深层却不是。就像我们到了波涛汹涌的大海中,你不知道再往下一百米的时候它是静止不动的。因为那个东西才是未来,那个东西才是引领。而全部表面的东西,风平浪静之后会归于平实。

人生也一样。为什么要有想象力?想象力能让你回到“科学 、艺术 、哲学”的本质,学会不断地追问。如果一个碎片化的时代,大家都沉浸在获得“答案”而不是去追问“问题”,那根本获得不到人生最需要的东西。

格特鲁德·斯坦追问是从“答案”开始到“问题”结束。“问题”而不是“答案”让她安心地合上眼睛。这是人生最深刻的含义。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,是为“问题”而不是为“答案”而诞生的。整个人生从生到死,最后就“解决”一个问题,这个“解决”,它不是“答案”而还是“问题”。我们为什么会生?我们为什么会死?

艺术、哲学、科学。想象力最后会给我们什么呢?它会在“意义”之后,让我们拥抱“无意义”,因为“无意义”才能驱动“创造力”,因为教育或者文化,它们是把鲜活的生活本身逐渐狭窄化,变得“有意义”。

所谓“意义”,就是用大家全都能懂的语言来描述大家“公认的”某种东西。而“无意义”,是只有天才才能进入的领地,它既没有办法用大家懂得的语言描述清楚,甚至根本无法描述;同时,这个东西对一般人而言,看似好像“毫无意义”。而这个,恰就是我所理解的创造、引领和颠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阅读是培养想象力的重要载体

我读书为什么越读越走向久远的过去?我认为,未来的东西都是没有经过验证的事实,或迟早会被科学证伪的事实。畅销书我从来不看,读它们大部分是浪费生命,因为畅销书的意思,就是现在热闹但明年不不一定再热闹的东西。如果十年以后,它还是畅销书,我再来读读,也不晚,因为它还存在。
我喜欢的英国散文家兰姆说过这样一番话:“久远的往昔,你的魔力究竟为何物?它一无所是,却又无所不是!你在的时候,并不是什么往昔,那时,你一无所是,因为在你之前还有(你称之为的)更久远的往昔。回望它时,你带着盲目的崇拜,你自己看看自己,却觉得不过是乏味稚嫩的 “现在”。而那强健的未来,为什么无所不是却又一无所是。而那逝去的“过往”一无所是却又无所不是?”

这些年,我唯一没有丢掉的兴趣,是搜集往昔的典籍,因为我觉得它们是最抗打击的,最抗泡沫的,最抗变化的东西。它们是不用保鲜剂的保鲜品。

这是大家熟悉的《尤利西斯》。我这个藏本,上面有插图者亨利·马蒂斯的铅笔签名,谁要万一擦掉,就完了,这本书的价值就没有了。作者乔伊斯在他下面的签名用的是钢笔。我收集的这册,编号是1221。我不断在这样的经典上“重复浪费”我的生命,其实当我这样“浪费”的时候,我已经获得了太多。

这是大家也都熟悉的《查太莱夫人的情人》的第一版。1928年。在英国出版完整版的时候已经是20世纪60年代了。人类对于这种充满想象的“禁忌”的东西,还需要时间来接受。我非常自豪地搜到了第一版,编号27。更珍贵的,还有作者劳伦斯的亲笔签名。

这是达利插图的《爱丽丝漫游奇境》。这部著作是把文学推向“无意义”的巅峰之作。

英国20世纪著名哲学家维特根斯坦爱读的一部著作就是《爱丽斯漫游奇境》。我收藏的这本有达利的签名。今年是《爱丽斯漫游奇境》出版150年。牛津人每年的这一天都要庆祝卡罗尔,庆祝《爱丽斯》。因为,他们认为,卡罗尔把“无意义”的宽广世界带到了我们这个狭窄的“意义”的世界,让人类的创造力因此不竭地喷发。

我今年7月去牛津正好赶上了150年庆典。牛津大学最大的图书馆,作了《爱丽斯》150年印本珍藏展,展了三个版本,第一个版本就是这个图。我专门比了一下达利的签字。那册的品相真不如我的。我如果那我这册跟牛津大学PK的话,我代表中国队一定会赢。
为什么要读经典?因为只有真正沉浸于经典,而不是碎片化的浅尝辄止,这样才会发生一个裂变,就是当想象力变成你生命中的一部分,穿透你的生命和灵魂的时候,真正的智慧才属于你。除此,任何东西都是过眼云烟似的信息,对你生命一点意义都没有。

这是我最喜爱的葡萄牙诗人佩索阿一首诗里我翻译的一句话。他说:“塔古斯河美过那条流经我村庄的小河,但塔古斯河却又美不过流经我村庄的小河,因为塔古斯河不是流经我村庄的小河。”别人看起来再壮观的波浪,它如果与你生命毫无瓜葛,其实根本谈不上任何壮美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从“有知”变为”无知“ 

如何保持创造力,如何既能真正判断现在又能引领未来呢?我想最后跟大家介绍这个人。他是哥伦比亚大学的一位神经生物学家,获得过哥大优秀教授奖。2006年,他在哥大生物系开了一门非常独特的课,这门课叫“无知”。

这位研究神经生物学的教授开一门好像与生物完全无关的课,而且这个课叫“无知”。第一次开课的时候,这教授非常有意思。他向选修他的课的所有学生发出一封信,信上说:你期待这门课结束时我怎么给你成绩?你想得A、B、C还是D?“无知”达到A,还是“无知”达到B?这本著作就是他讲课的一个结晶。

我认为所有的人都应该去读一读,或者上网找他的课看看,非常有意思。后来很多系,甚至一些著名的数学家、物理学家、生物学家都去听这个课。因为他们忽然发现,重新理解科学的本质和未来,以至于了解世界、了解自己思维习惯的方法,原来来自于一个很新的概念。

因为教育的目的难道不是“知识”?教育使我们“有知”嘛,我们去掉“有知”,不就是“无知”?为什么要“无知”,而且要创造“无知”的学问呢?这是他提出的非常重要的东西。他书的副标题:“无知是怎么驱动科学的”。“无知”,而不是我们自认为理解了的“事实”和“有知”,是怎么驱动发现,怎么驱动发明的。
我回到《三体》。在《三体》的描述中,宇宙的一种新的文明将会有三个星球碰撞在一起,形成一个巨大的东西,这就是未来。

由于作为群众演员我参演了《三体》,我就以《三体”》作结。

有了科学、有了艺术、有了哲学,当你把生命全部的能量从“获得答案”变成“学会提问”的时候,你们实际上才踏入到了追求智慧、推开智慧之门的可能性面前。

而只有推开智慧之门,你才可能像Peter Thiel 说的,才会从平庸的竞争中脱颖而出,那时候你们才能脱胎为真正属于你们自己的自己,成为改变世界甚至引领世界的真正企业家。所以最后,让我感谢大家,创业宇宙的“三体”人,在座的你们,真格基金向你们致敬。谢谢!

新闻资讯|大人物|创业网|大都督创业网 ( 鄂ICP备11007232号 )

GMT+8, 2017-3-23 18:13 , Processed in 0.069114 second(s), 1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