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都督创业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快捷导航
大都督创业网 首页 创业访谈 查看内容

男士创业先锋JR902: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

2016-6-22 07:33| 发布者: 大都督网| 查看: 2261| 评论: 0|原作者: 朱啸虎

摘要: 本文为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在ASK VC及天使客2次访谈的实录,朱啸虎分别表示烧钱是抢市场的有力举措,朱啸虎分享了投资的3S原则:Significant大市场,Scalable可扩张,Sustainable可防御。
NO.CYXF1-902;参考时间2015年12月;原作者:ASK VC

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朱啸虎,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,将目光集中在互联网、无线和企业信息应用领域,目前主导投资项目有20-30个之多,总共投出金额达2亿美金。他将自己比作小李飞刀,希望出手最好就是命中。他在众多打车APP中认准滴滴,只用半个小时就达成合作,命中今天的打车市场独角兽。他淡定回忆阿里阻击滴滴融资过往,只将这个困难看成O2O行业烧钱的竞争手段。 

谈及O2O烧钱,朱啸虎认为烧钱是占领市场的有力举措,只要烧出效果打赢对手就是值得。对于80后烧钱创业,他认为80后创业者如今的成绩早已超出原来希望值,80后的能力和胸怀令他赞叹。他帮助创业团队从来都是“扶上马,送一程”,项目前期经常和团队交流,帮助他们把控方向,等项目真正跑起来后便果断放手,不再过多参与。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以下是ASK VC对朱啸虎的专访对话: 

ASK VC:滴滴出行创始人为何说你是骗子? 

朱啸虎:我是在微博上主动联系他的,去拜访的时候,我在门口沙发上坐了半小时,他一直在开会。然后我和他谈,谈了半小时就说我们决定要投他。他不敢相信,他那时候已经见了20几家VC,那个时候没有一个人愿意投他。我们这么快,他觉得确实不可思议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ASK VC:为什么不投快的摇摇而投滴滴?

朱啸虎:我们对这个本地出行行业做过很多研究。而且类似公司我们都看过,在投滴滴之前,两年前我们就看了易到,但是做了尽职调查以后没投,觉得时间点没到。然后剩下的几家,摇摇,包括快的啊,我们都见过。

快的那时候,我们很早就看过,但它是没有CEO的,它是陈伟星孵化的,陈伟星主要有个业务是做网页游戏的,他主营业务是做网页游戏,他从网页游戏公司调了一个人,赵冬来做CEO,他本身的能力,包括背景,和这个方向不是那么合适的都觉得不是那么合适。我们实际上那时候一直在找这个本地出行领域的一个比较好的公司。然后把所有的类似公司都见了,最后见的滴滴,所以这也是我们最后决策比较快的原因之一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ASK VC:打车外卖两番O2O砸钱大战,金沙江创投是不是始作俑者?

朱啸虎:滴滴的补贴也是一个,非常偶然的因素。那时候微信要推微信支付,那时候给了滴滴,要滴滴报个预算。我们一开始报了700万人民币的预算,微信支付主动说,这个钱太少了,给你们1500万吧。当天上线以后半天就没了,谁都没想到效果这么好。当时我想,我们预估可能是差不多5%的人会用微信支付付钱,因为那时候微信支付增长率很低的,而且打车本来是线下支付习惯很强的,会不会转到线上支付,谁都不知道;但没想到效果这么好,所以一下子擦枪走火。

就推了一个礼拜,那效果太好了,那时候我们想停掉了,但是支付宝已经跟进了。支付宝,我觉得马云确实对这个嗅觉非常敏锐,就觉得这个东西确实是非常强的,所以我们想停的时候,阿里跟进了,那时候就停不下来了,就完全是一个擦枪走火的过程。

那么你如果一个对手,在产品和运营上不占优势,那么只能靠烧钱来砸。当初美团和饿了么打,实际上是很典型的例子。美团落后饿了么实际上很多,那时候,一直追不上去,那只能靠砸钱,但是砸钱确实有效果。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ASK VC:滴滴融资遭遇马云狙击,如何应对的?

朱啸虎:B轮是Pony(马化腾)自己找上门来的,滴滴的A轮和C轮都比较难一些。C轮时候确实阿里开始拼命狙击了,因为那时候打得已经很惨烈了。我陪着程维去美国见投资人,很多投资人我们都约好了,但是临时说不见了,肯定是阿里打了招呼说不要见。现在互联网烧钱太猛了,谁都不愿意自己去烧钱,那最好的方式就是狙击对手融资。 

滴滴像程维他主动去找(柳青,柳传志之女),把柳青拉过来,效果是非常好的。没有柳青,我觉得就没有滴滴的今天。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ASK VC: 80后创业者玩亿级烧钱,投资人放心吗? 

朱啸虎:对,这个挑战非常大的。我们的O2O企业,今年融资金额确实可能已经超过50亿美元了,再有就是资本对这个行业的催熟,或者加快这个行业的发展是非常明显的。所以对团队也挑战很大,对创始人也挑战很大。 

我觉得第一他本身的学习能力,他至少自己能认真的,每年成长几十倍、几百倍,这种成长能力非常难得。实际上有这样的能力是非常稀缺的。第二就是他的心胸,他能不能再找一些更强的人、更有经验的人进来来帮他,我觉得这都是很大挑战。 

所以我们确实,我们在80后的创业者里,成功的真的还不少,像程维是83年的,张旭豪是85年的,小红书毛文超和瞿芳都是84年的,也是发展非常快,他(小红书)也是一年时间,从去年11月份开始做电商,现在每个月销售已经一个多亿了,很短的时间内,一下子膨胀起来。最近李总理去访问他们的郑州仓库,也是非常惊讶的,从零开始,半年时间做了七个亿销售额,成长压力都是非常大的。但我觉得这些80后,确实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期望值,他们的能力、他们的胸怀,都是非常厉害的。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ASK VC:您如何帮助创业者? 

朱啸虎:对我们投资项目来说,我们叫“扶上马,送一程”。刚开始投资后的3到6个月实际上很关键的,所以我们一般初始刚刚投进去的时候,基本上每一两个礼拜就和团队碰一次,看看他数据怎么样,这个商业模式是否成立。你真的要在马跑起来以后,那后面我们就参与得比较少。

本文为公众平台“天使客股权众筹”(ID:angelclub2014)原创,转载请注明。天使客股权融资平台主打精品价值投资路线,早期获得腾讯创始人曾李青、经纬中国张颖天使投资,目前进入A轮,多个成功项目获机构下一轮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NO.CYXF1-902;参考时间2016年1月;原作者:天使客股权众筹

2016年1月16日,金沙江创投朱啸虎做客天使客微访谈。

金沙江创投打出的口号是“专注于投资立足中国,面向全球市场的高新技术初创企业”,说起来高大上无处着力,不过朱啸虎细细分析却又有迹可循,“简单的说是3S原则”:  

Significant大市场:市场要足够大,如果是垂直市场就更好;

Scalable可扩张:互联网就是典型,一次投入,爆炸式盈利,一个指数模型; 

Sustainable可防御:在中国可防守性特别重要,大公司一定有要上下游通吃的能力才能守得住。携程去哪儿、滴滴快的的合并都是为了强化这种可防守性。

2015年,越来越多的老牌投资人从大机构里脱离出来,自创基金,打出了革新VC甚至颠覆VC的旗号。面对VC行业内部的变化,朱总相对谨慎,不谈变化而强调传承——更像是过往的“学徒”制度:

我们VC行业一般说,成熟的VC投资人需要投出1亿美金才算交完学费,单个项目赚到1亿美金才能拿到VC毕业证书,大家可以按这个标准看看有市场上有几个毕业了的投资人? 

所以,虽然他自己本人就有各种各样的传奇故事——半个小时投滴滴、几年从“风投门外汉”到“独角兽捕手”——但在朱啸虎眼里,相比灵感与天赋,更为重要的是经验和学习。

比如,强调投不同阶段的项目需要不同的经验和技能:
投早期项目需要创业经验,才能帮助创业者实现从“零到一”的过程。
投后期项目更需要投行经验,有没有分析能力,看不看得懂财务数字更重要。

再比如,强调决策快是源于勤奋的早期工作:
我们投滴滴决策快,是因为做了非常多的前期工作,先判断本地出行的很多机会;再把市场上所有的出行领域企业看了一个遍;全都不满意,直到看到了滴滴。这是个漫长的铺垫过程,没有这些谁也没办法做决策,你还觉得这个过程快么?

另外,在朱啸虎看来,2015年另一件里程碑的事情是“O2O的创业周期过去了”:

现在,基本每个大细分领域都有领头羊,而且很多都已经领跑半年以上,我们是很难拿钱去赌新团队了——对于投资人而言,O2O的周期已经过去。 

这种周期的结束,最为明显的标志,正是2015年频繁发生的大公司“先并购再抱紧BAT大腿”的标准剧本。资金密集型的O2O势必要拥抱资本才能打下去,而最好的选择除了BAT之外几乎别无他选,从流量到资本,BAT都把其他互联网公司甩开了几个数量级。

在2016年必然的局面,就是拿了阿里投资的饿了么和美团外卖死磕,两大神仙打架,别提创业者,其实连百度外卖我都觉得很难过! 

最后,朱啸虎还谈了最近几天绕不开UBER。在他看来,引入中国股东,大笔融钱,大笔花钱的UBER其实“非常努力”,但是“执行层漏洞很多”,几乎是必败无疑。

历史上,从来没有一家消费互联网的美国企业在中国获得成功,以前的易趣、谷歌大家都记得,大手笔的进入,但是在中国都是非常失败的;UBER现在对中国本地消费者、本地法规的理解非常欠缺不提;但是执行层面都漏洞很多,订单增长快但是有高比例的刷单,砸高金额的补贴但是相当比例无效。

最近,“去年有75天呆在中国”的Uber创始人在公开场合表示,“如果你想成为中国元素,在中国市场竞争的话,你必须要了解到补贴是你取胜的一部分”。在朱啸虎看来这样的发言更突显了UBER对中国市场理解的肤浅,“补贴只是表面现象,关键还在后面的运营效率什么样”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部分专访实录:

提问1:金沙江创投的口号是“专注于投资立足中国,面向全球市场的高新技术初创企业”,如何理解这样的投资逻辑? 

朱啸虎:其实,我个人目前主要专注于无线互联网投资,就以这个行业为例子进行解释。简单的说是3S原则: 

Significant大市场:市场要足够大,如果是垂直市场就更好;

Scalable可扩张:互联网就是典型,一次投入,爆炸式盈利,一个指数模型; 

Sustainable可防御:在中国可防守性特别重要,大公司一定有要上下游通吃的能力才能守得住。携程去哪儿、滴滴快的的合并都是为了强化这种可防守性。

提问2:2015年VC机构在积极求变。越来越多的优秀投资人选择出来成立基金;IDG等大型机构在股权众筹平台上领投项目等等,您怎么看待这些VC行业的变化?

朱啸虎:VC行业我觉得比较重要的还是在于经验,很像过往的学徒制,如果没有积累,还是比较难。我们VC行业一般说,成熟的VC投资人需要投出1亿美金才算交完学费,单个项目赚到1亿美金才能拿到VC毕业证书,大家可以按这个标准看看有市场上有几个毕业了的投资人? 

举个例子,中国互联网每3-5年一个周期。刚刚过去的电商和O2O,很多经验教训是类似的,能不能把上一个周期的教训用到下一个周期里,就反映出一个好VC的能力。 

提问3:您本人曾经是非常出色的创业者,您也曾表示这些经历对您的早期投资帮助很大。这些帮助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?对我们平台上的投资人有什么样的建议? 

投不同阶段的项目需要不同的经验和技能。

投早期项目需要创业经验,才能帮助创业者实现从“零到一”的过程。投后期项目更需要投行经验,有没有分析能力,看不看得懂财务数字更重要。

提问4:您本人有一个非常出名的绰号叫“快投手”,有很多半个小时内完成投资决策的案例。您是如何看待“快决策”这件事的?为什么您可以做到这么快速完成决策呢?

朱啸虎:我们投滴滴决策快,是因为做了非常多的前期工作,先判断本地出行的很多机会;再把市场上所有的出行领域企业看了一个遍;全都不满意,直到看到了滴滴。

这是个漫长的铺垫过程,没有这些谁也没办法做决策,你还觉得这个过程快么?

提问5:上个礼拜,您曾经提出“O2O的创业周期基本过去了”,如何理解? 

朱啸虎:中国互联网上实际上每3到5年一个周期,过去的十五年,已经过了五个周期。O2O也不会逃脱这个规律——滴滴就是三年前的项目。

现在,基本每个大细分领域都有领头羊,而且很多都已经领跑半年以上,我们是很难拿钱去赌新团队了——对于投资人而言,O2O的周期已经过去。 

提问6:最近,Uber风风火火的宣布拿到20亿美元的B轮融资。您立场鲜明的提出世界估值第一的独角兽Uber不可能在中国市场上战胜滴滴,为什么? 

朱啸虎:第一, 历史上,从来没有一家消费互联网的美国企业在中国获得成功,以前的易趣、谷歌大家都记得,大手笔的进入,但是在中国都是非常失败的;

第二, UBER现在对中国本地消费者、本地法规的理解非常欠缺不提;但是执行层面都漏洞很多,订单增长快但是有高比例的刷单,砸高金额的补贴但是相当比例无效。

所以从目前运营情况来看,我们感觉UBER想要脱离规律,在中国成功的可能性几乎很低。

Uber创始人在公开场合说,“补贴战要打响了,如果你想成为中国元素,在中国市场竞争的话,你必须要了解到补贴是你取胜的一部分”。您怎么看待这个事情?其实也只是看到了表面现象,补贴不是成功的关键要素,关键在于后面的运营效率到底如何。 

提问7:去年年底,饿了么传出要被阿里巴巴控股,在创业公司纷纷抱上BAT大腿的今天,您如何评价当前O2O行业的竞争局面呢? 

朱啸虎:坦诚地说,中国的创业企业不抱BAT大腿是不可能的,中国的互联网竞争环境非常可怕。

美国互联网三巨头,亚马逊、google和facebook占据的市场份额大概在70%,剩下的30%是在外面的独立公司。中国的BAT加上他们投资的企业占市场份额的90%,是最大的流量来源,资金、体量和创业公司差出几个数量级。

今天在中国创业,我觉得肯定是要抱BAT大腿。尤其是O2O这种资金密集型行业,没有BAT的支持寸步难行。

目前,餐饮O2O已经形成了典型的巨头垄断,对创业者来说非常困难。在2016年必然的局面,就是拿了阿里投资的饿了么和美团外卖死磕,两大神仙打架,别提创业者,其实连百度外卖我都觉得很难过!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部分投资人交流实录:

【群友@彭*】企业SaaS很火,在BAT杀进来之后,创业公司还有机会吗?

朱啸虎:企业应用里,BAT没有优势。BAT的优势在消费互联网一端,创业者可以在这一领域大胆的去做,关键还是要看你能不能把企业抓在手里。你要担心的是续费率如何,而不是BAT的竞争。

【群友@张*】我想问朱总对餐饮行业消费升级的看法,价值点在哪里。

朱啸虎:消费升级不是那么容易,餐饮的消费升级尤为困难。餐饮的高端消费和公款消费密切挂钩,现在所有的高端餐饮在目前的环境下都受挫严重,短时间内高端餐饮消费比较困难,还是面向大众的餐饮消费会更有市场一些。

【群友@陆**】汽车后市场朱总投了典典养车,是出于哪种商业逻辑考虑,现在市场上还有一类比较明显的是以途虎为代表的从电商,供应链为基础的公司,朱总对此怎么看?

朱啸虎:我们喜欢典典养车高频刚需的切入场景。高频刚需很重要,洗车可以切护理、切保险,非常顺畅。相比之下,换轮胎的频次太低——四五年换一次——这种频次往其他地方切很困难。如果途虎不补贴,用户增长会有很大问题,体验过一次就会知道。途虎客户要换轮胎,要排队;想尽快修,途虎的订单会被取消,直接在店采购,用户体验很不好。所以,低频模式不是长期持续的模式,相反如果从洗车去切入,频次比较高

【天小妹】智能硬件项目的估值怎么估?目前国内拿到风投的硬件类团队,用户普遍少

朱啸虎:智能硬件我们觉得很难投资。中国智能硬件的品牌性产品很少,大部分都是商品,商品是很可能昙花一现的。所以,这个我们投的比较少,一定要投,要判断估值的话,可以从传统性指标入手,比如销售额、利润、毛利等等。

其实美国公司也一样,美国的两家领头羊智能硬件公司,GoPro和Fitbit,上市后股价都一泻千里,所以我觉得在智能硬件上还是要保守。

【群友@程**】请问二手房买卖O2O您如何看?我公司主要以“社群+众包”共享模式做二手房买卖O2O。

朱啸虎:二手房买卖的行业现状非常惨烈,58赶集、安居客打得非常惨烈,爱屋及屋每个月烧钱非常多。这个行业最大的问题是频次太低,用户4、5年才买一次二手房,获客成本非常高,如果没有巨头的资源和巨大的资源支持,这个行业的机会已经很渺茫。

新闻资讯|大人物|创业网|大都督创业网 ( 鄂ICP备11007232号 )

GMT+8, 2017-2-20 09:46 , Processed in 0.037452 second(s), 1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
回顶部